全國熱線

028-62100353

資訊中心

News

“教鞭”到底該如何落下

來源:時間:2021-09-06瀏覽:485

關鍵詞:


中國教育報

任海濤 蔣夫爾

據媒體報道,教育部相關負責人日前表示,教育部將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的要求,研究制定具體實施細則,同時將抓緊修訂《教師法》的有關規定,從法律規定上進一步明晰教師教育懲戒權的行使,保障教師有效地行使懲戒權,保障教師的合法權益。

有必要進一步明晰懲戒細則

任海濤

從現實來看,社會公眾一直期待教育懲戒細則早日出臺,以解決由來已久的教師“不敢管”或“濫用懲戒”等現象。那么,如何制定具體實施細則?筆者認為,規定應該包括以下方面。

教育懲戒應詳細規定懲戒類型?,F行法律中對于教育懲戒類型有明確規定:警告、嚴重警告、記過、留校察看、開除學籍(義務教育階段不能使用),但整體來看這些類型還不夠詳細,而且針對的主要是嚴重的失范行為。教師在教育教學過程中為了教育目的而采取的懲戒措施,沒有法律明文規定,在現實中無法使用,無法解決“教師不敢管學生”的問題。

有學者研究國外教育懲戒的類型,具體包括言語責備、隔離措施、剝奪某種權利、沒收、留校、懲戒性轉學、警告、停學、開除、體罰。通過比較其他國家或地區規定的懲戒類型,筆者認為,我們的懲戒種類可以大致分為批評教育、一定范圍內自我檢討、在教室罰站30分鐘以內、沒收違紀物品、課后留校、罰抄作業一定次數、賠禮道歉、取消資格或限制行為、全校通報批評、課余時間勞動、限制社交行為、罰款、隔離學習(對于失范行為嚴重者,安排單獨時間和場所補課)等。

對于每一類型的懲戒措施,應該詳細規定其適用的范圍。例如,我國臺灣地區的許多中小學在這方面做了詳細規定,值得借鑒。例如,臺北某中學的校規中**列舉了懲戒措施。對于較輕失范行為可以用的懲戒措施有勸導或口頭訓誡、參加課程表以外活動、通知父母或監護人配合輔導、反省道歉、修復或賠償損壞公私財物、其他適當輔導措施。對于較重的失范行為可以采取的懲戒措施有警告、小過、大過、特別處置。這些規定內容詳盡,值得借鑒。

此外,法律或校規應明確規定懲戒設立與實施的基本原則,如合法合憲原則、懲戒規定明確性原則、平等與公正合理原則、尊重與保密原則、比例原則、正當程序原則、充分救濟原則,等等。

當然,法律和校規還應規定懲戒和體罰的標準。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方面辨別是否構成體罰。一是懲罰措施是否有合法依據。教師使用了校規沒有明文規定的懲罰手段,則構成體罰。二是懲戒程序是否合理。如果懲戒程序不合理,則構成變相體罰。例如,校規規定可以對學生在教室罰站20分鐘,教師讓學生到教學樓門口、操場等公共場合罰站,**是變相體罰。因為該罰站成了一種示眾行為,對學生的心理傷害已經超過了校規的處罰目的。三是對懲戒行為是否進行了不合理的傳播。例如,有的教師將學生罰站照片上傳到班級家長微信群,這**構成了對于學生及其家長的人格傷害,違反了校規的原意,故構成變相體罰。四是教師實施懲戒措施時是否考慮了特定學生的具體特點。教師對自己的學生應當非常了解,所使用的懲戒措施也應當符合學生的性格特點。同時,還要考慮適用懲戒的具體情境,如學生是否生病、家庭是否有重大變故發生、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影響學生精神和情感的因素,這些因素都應該綜合考慮。

法律與校規應當建立充分合理的學生權利保護體系。懲戒對于學生的人身、精神、學習權都可能產生損害,甚至會剝奪其受教育權,因此完善的教育懲戒制度必然包含充分合理的權利救濟機制。應當承認,在教育懲戒法律關系中,學生處于劣勢地位,從全面保護學生權利的角度而言,應當建立針對教育懲戒的申訴制度、復議制度、行政訴訟制度、行政賠償制度。

(作者系華東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行使懲戒權要考慮多種因素

蔣夫爾

面對中小學生管理和教育中的難題,不少聲音呼吁把教育懲戒權還給教師。如今,教育部表示將明晰教育懲戒權的行使,這對教師管理和教育學生來說,多了一個手段和方法,是一件好事。然而,擁有了教育懲戒權,教師該怎么用呢?行使教育懲戒權的基礎是什么?

此前一段時間里,關于教師是否該擁有教育懲戒權的討論比較熱烈,各種意見不一而足。在激烈的討論中,筆者注意到,關于教育懲戒權的行使,不少人忽視了一個關鍵點,即只是一味地在為教師爭取教育懲戒權,對教師在什么情況下更能發揮好教育懲戒的作用缺少反思。毫無疑問,后者才是教育懲戒權能否真正還給教師的關鍵。

把教育懲戒權還給教師,其實非常容易,但怎樣****學生不因承受不了教育懲戒而采取****行為的情況發生,更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課題。筆者認為,教師行使教育懲戒權要綜合考慮多種因素,這樣才能更好發揮育人作用。

一是在教師足夠愛學生,且學生能感受到教師的愛的情況下能更好發揮教育懲戒的作用。愛自己的學生,對教師來說基本能做到。但僅有愛還不夠,還要發自內心地愛學生,且教師對學生的這份愛,學生應該能感受到并做出回應。在這種情況下,教師行使教育懲戒權,學生會認為教師是真心為自己好。沒有這個基礎,教育懲戒不僅沒有效果,甚至可能導致學生怨恨教師。

二是在切實維護學生尊嚴且學生感到被尊重的情況下,教師能更好行使教育懲戒權。個別教師懲戒違反規定的學生時,往往采取簡單粗暴的做法,不顧學生尊嚴,甚至采用侮辱性的話語或行為,導致學生尊嚴受到傷害。此種情況下,學生不僅難以接受,還會采取行動反抗,導致嚴重后果。

三是在教師贏得學生高度認可且師生關系融洽的情況下能更好發揮教育懲戒的效果。師生間有隔閡,如果遇到學生違規違紀,教師在行使教育懲戒權時,容易使得學生不接受,對教師的懲戒行為做出誤判,進而采取抵觸措施。

四是要綜合考慮學生家庭環境、親子關系的實際,適當行使教育懲戒權。在學生管理中,令教師頭疼的是一些學生家庭存在問題,親子關系不佳。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容易自卑,也比較敏感,遇事容易鉆牛角尖。如何管理這樣的學生,對教師的智慧和耐心來說都是考驗。

以上這四個方面,筆者認為,是教師行使教育懲戒權時應認真把握的。教育的成敗是建立在一定條件和環境基礎上的,教育懲戒也是一樣。如果條件不成熟或不適合,教育懲戒很難發揮應有的作用。

談到此處,回頭來看,筆者發現,如果教師能做到以上這些方面,教育懲戒權似乎也派不上什么用場。這似乎又回到了教育的本質,即愛的教育。筆者堅信,教師和家長對孩子充分而足夠的愛,自然會讓教育少了一些難題。筆者也堅信,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希望不使用教育懲戒權,而是用愛讓教育變得潤物無聲。

{转码词},{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